解一裳往事琉璃

念晚,臨一程山水,描一段心語,踏一夢歲月的凝香,解一裳往事琉璃,揣一念娉婷舒展,素描淺畫的流觴裏,書眸淺歡,靜安紅塵。

念晚,我站在相思高高的陽臺上,迎著記憶撲來的蕩漾。一條彎彎曲曲的孤獨,平平仄仄著季節的淺泛,綿伸在心瀝的盡頭。我知道,你的心我來過,我的心有你的足跡,一抹天涯隔香隔暖著兩顆刺心,蘸著瘦瘦的晚唐遺風,落著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”的哀怨芬芳。

臨一程山水,描一段心語,默默的錐心中,閉著眷戀,任憑往事流淌,任憑感歎吹亂詞章,掩卷在遠風貼息的枕嵐,一路走著,一路撚著。拾懷的持字,橫笛的心湄,在蓮花穿越掌心的飄零,你盈沫著香樟溫情的姿態離我遠去。可曾回眸?那水墨裏招搖的煙雨迷離。有些念,有些書懷,在歲月持痛的格式化裏,也未必能真的風乾,刪除。也許,在某個舊曾諳的角落,它依然會穿越心塵,走回來,站在心的面前,與靈魂默默相望。

心風習習,揣一念娉婷舒展,掬染的鉛華,臨水的依念,文字裏嫋嫋的炊煙,夢的目光越拉越長。思念,在轉身看似平靜如水卻潸然而下的淚光裏,輕輕的張開,張開寂寞如花的臉龐。一生宿藏的芬芳,我肅立成一個天外覬覦的守望者,淌成紅塵五線譜上遙遠的死生契闊,在書眸斜映的箋窗,狂奔成夕陽黃昏下那淒涼馬背上渾濁淒然的憂傷。晚風打開的念,撫著隔山隔水的臉,融川溫嶺著不離不棄的誓言。一縷蒼白的香飄過遊牧的情歌,輾轉筆端、詞梢,流連不去。羈旅的天涯,鬱鬱心底的瀲灩,在雲水淩亂的未央,久久化不開吟韻馳騁的滄桑。

愛,真的能埋掉嗎?我在一次次往事的掩埋,卻是一次次傷的更深,痛的更深。心,煙波浩淼;有時又覺得它是那樣狹小,小得只能容下你一個人。

兜一夢萬樹繁花,轉一簾紅塵闊別,仿一朵花開去,讓夜溫暖的逝去。我知道,你是歲月挑下的一縷極淡,只徘徊於筆端,並不在系水心湄的雲稍。置一筆淺冬念暖,靜一詞心語悠然,是誰在相遇寫抹的清香?濾出往事的感傷,讓哭砂逐滿人生的風紗。也許,你就是我那一只簪念的雲蝶,逐著我最終的思念。闌珊的攏字裏,翩著我的瀲心,在青春習習的顫痛,讓一縷念相送,回到靈魂放置的地方。

時光倏挽,轉眼又是一場花開花落。極筆裏的顫懷,山更高了,水山更遠了,思念越發顯得長了。驀然回首深埋千年的心事,江南紅塵,巴山夜雨,一路走過的涼薄,已不再是最初的模樣。一抹微笑,難掩往事幾多蒼涼。春花秋月的沙漏,一點點地蝶翅一般脆弱溫熱沙灘上那一片片熾熱的心境。朦朧迤懷的心景,暗香,走了這麼長的路,終是沒有一個人把風景看透。流年的淡月還在歲月的心埂低吟淺唱,只是那些濃濃心日,影影卓卓,盈盈脈脈的流淌,成了我觸摸的冬日暖陽。

執念青花流觴,掠影清歡凝殤,趕路的目光,有多少風景?幾多莫名的憂傷;念的旅途,有多少遠方?在回家的路上。忽生的花傷,有多少情?幾番行,幾番留,最終成了彼此的擦傷。有多少勾勒?欲語裏素描淺畫,化成了心的雲煙。別,煙波浩婉。念,山一程,水一程。卷也滄桑,舒也滄桑。念之角,心之涯,放也茫茫,忘也茫茫。風塵僕僕的塵路,也許,你是我最堅強的雙眼,輾轉流離的淨月裏,最好的看風,聽雨,擷念。

撚一捧靜守,把念埋於歲月的清斟。斷筆為風,折紙為雲,佈滿厚厚的雲天,讓心無一字。我於你留下的山水間,取笑靨為弦,攬輕紗曼舞為吟,彈一場相遇的模樣,繞一案琉璃。走一朵花的姿態,踩著心瓣路,傾眸安暖,帶著文字的心情一路往前走,走成一世淺念,在踏月隨風的細卷裏,一望一安然。

堆一詞素年錦時,砌一守花香淺白,等望裏,就著歲季的燈光,燙一片心靈淡安,飲一樽素黙淺筆。字夢幽幽,碧水清漾的揮灑裏,暢一念溫潤流轉,撕開江楓漁火的愁眠,滌淨歲月往事湮染的離殤。念一滴戀,偎依進日子的灰塵,張開倚欄的心砂,匍匐在融融心日,讓那淺淺的漣漪詮釋著記憶瘦影婷婷的韻致。讓思念翱過思緒霓裳飛舞的雲彩。推開碾香,簾卷西風,用素墨,蓮香,吹去一枕清夢。

彩筆心繪,描夢清歡。在鋪滿往事的心徑,牽一手牽念,沐浴在流年的心卷裏,偶爾拾一抹彩憶,蘸抹靜守,理順塵風吹亂的心絲,聽文字踩踏歲月發出的細碎的聲響,看一章臨水梳妝,看一曳淺笑漣漪。相思,不盡是悲涼,也有攜手風雨的微笑!記憶墜落的那一瞬,我從來沒有懷疑心對你的深情。即使飄零,我也會落進你的塵埃,化作一撮塵安,靜靜地陪護在你的身旁。

當心季帶走文字的燥熱與酷暑時,相故的蒙光卻踏至而來了一季的蒼涼。半世浮生的漂泊也許會帶走很多東西,比如依闌的書筆,臨水的心清,墨妝的容顏,唯一帶不走的是你在我心裏的駐紮,一份濃得化不開的目光。

遇去,念碎。鏤一抹墨夢伸展,刻一枚心白安暖,你是我路上一道迷人的風景線,當一縷縷光線穿透輾轉流離的罅隙,寫下你亙古不變的姓名時,路,頓時明亮清晰起來。暖,羽化成心渠裏的蕩漾,舞動著相遇婀娜的身姿,和念一起沉醉夢想!

Advertisements

佛門之內誰為情困

三百多年前,西藏的布達拉宮裏,拉薩的街頭,曾有這樣一個神奇男子的SCOTT 咖啡機評測>身影,他,就是裹著風影,自帶佛光,眼含星露,足踏蓮花,一路穿塵而來的六世達賴倉央嘉措。

倉央嘉措的身世是神秘的,更是離奇的。他是一個睿智多情的活佛,是一個重情癡情的情聖,是一個驚世脫俗的詩人。住進布達拉宮他就是雪域最大的王,流浪拉薩街頭他便是世間最美的情郎。他,是佛界的傳奇,是情界的神話。儘管這人間再也無從找尋到SCOTT 咖啡機開箱他的蹤跡,但他已猶如一束耀眼的光,照亮著整個西藏,照亮著天上人間每一個愛他、讀他、膜拜他的人的心。

縱然倉央嘉措的身軀已被湮滅在歷史的長河,可他依然如一根隱形之線,牽引著無數世人的腳步和心魂。任時光荏苒,風雲來去,那西藏的佛燈古塔之下,雅魯藏布江之上,雪域之巔,納木錯之畔,依舊有倉央嘉措不絕如縷的低誦淺吟。那些轉山,轉水,轉佛塔的人只要心懷虔誠,朝著倉央嘉措離去的方向求佛,相信一定能感應到倉央嘉措的存在。

誰若一心求佛,誰若心有靈犀,誰若精誠所至,如此,其實不必去天空之城,一定也能在依稀之中看到倉央嘉措衣袂飄飄的身影。人世間,多少煙雲變幻,多少花落花開,倉央嘉措的不凡之身和他的別樣愛情,在經筒的搖轉中已化作優思明

“曾慮多情損梵行,入山又恐別傾城,世間安得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”。當倉央嘉措來到凡間,他就註定是與眾不同的。他雖貴為活佛,身披僧袍,但他離經叛道,凡心未改。布達拉宮,能鎖得住他的人,卻無法鎖住他的心。佛主,能牽絆住他的身影,卻無法牽絆住他的愛情。

佛門之外,空了誰的等待?按常情,卓越俊逸滿腹才情的倉央嘉措本應可以與自己心愛的女子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但活佛的稱號讓他無從選擇自由隨性隨心,於是,他只能面朝佛門,念誦經綸,懷著琉璃心事,守著寂寞青燈,在不斷追問世間安得雙全法,如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臆想中默默遊走、踟躕、徘徊……

每個人心裏都藏著幾許美好的回憶

童年的一點火種,可成今天的燎原大火;童年的一個夢想,可成今日可觀的成就。今日之浩瀚,得益於昨日之源泉;今日之正直,得益於昨日之清純童年,宛如在麥田裏拾得的那一串麥穗。在時間的長河裏,發出金燦的光芒,去見證兒時口含一根棒棒糖,和好朋友牽著腦部發展手兒在大街上逛來逛去,牽著的手兒甩得老高,充分享受著屬於自己的自由。兒時總是喜歡在老家門前坐著,在落葉的秋天裏欣賞那一片片穿著金色的葉子在漫天飛舞,那時的夢是金黃色的。可以童言不忌,也最能得到滿足,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,都會帶來巨大的快樂,讓那小臉上蕩漾著兩個小酒窩。這美好不用費盡心機去重現,也不用刻骨銘心去懷念。它就在那裏,從來都毋庸刻意想起,但又永遠也不會忘記。

今天的我們人生大 河再寬、再長、再大,也是由昨天童年的小溪流出來的。今日之茂盛,得益於昨日之泛青;今日之廣大,得益於昨日童年之深藏,絹絹細流,可以成江河。今天我們 的人生道路再平、再寬,也是由昨天童年的小道中踏出來的。路小方向明,途徑自從容。童年象一個影子,經常在自己的回憶裏遊蕩,一遊一蕩,心就醉了,神就飛 了。藍天下的成長,夜空中的夢想又如在沙灘上堆積起一座座小小的城堡,堆積起在藍色海邊的夢。兒時總是喜歡在大樹下玩耍,又喜歡在那靜靜地坐著,聽著老人 講那古老的故事,那時的夢是綠色的。兒時總是喜歡做夢,在夢裏走著找不到出口迷宮,一次一次地被鎖在迷宮裏,心裏那麼迷茫,在現實生活中,激起我鬥志時,那時那夢是火一般的顏色。

敲開記憶的最後一道閘門,窺視漸行漸遠的流金歲月。童年象一首歌,經常在自己的腦海裏響起,每次響起,都會勾起自己無限的思緒,象天一樣寬,象海一樣深。敢問世人,偶然回想起曾經的似水年華,誰人不感傷, 誰人不輕歎,即使多年後的今天,你已經腦部發展身披金戈鐵甲,也難免會淚濕衣襟。童年象一首詩,經常在自己的耳邊讀起,每讀一次,都能讀出一股新的氣息,那樣動 聽,那樣清香,那樣動情。記憶中童年的初春,是山間爭相鬥豔的映山紅;是叢林中嫋嫋炊煙飄逸的青瓦房;是院子外數株簇滿枝頭的桃花迎來蜜蜂無數。小山村明 媚的陽光裏,有喜鵲在樹梢喳-喳-喳-的啼唱;有畫眉悠遊於林中自在的放聲鳴囀,有燕子銜泥在山間田野裏飛來去往。記憶中的童年,好像一場色彩斑斕的夢, 那些懵懂無知的歲月,留在心裏,便成了此生無法淡去的印跡,有如潑墨山水畫中的風景,交匯於虛擬和現實中,耐人尋味。

童年似一杯濃濃的咖啡,暖到你心窩,童年是記憶深處的一顆火種,童年是高遠天空的一只紙鳶。很慶倖我的人生,有那麼一段美好的童年,所以童年是我這一 生最美、最純最難忘的!童年,宛如一幅寫實的純藍畫卷,用清澈的眼神,把歲月繪成純淨的藍河,在心間流淌。去回味那曾拉著一根長長細細的線,線的那頭牽著 一只美麗的蝴蝶風箏,歡叫著,把風箏放了又收,收了又放,只覺得其中樂趣無限的純美時光。童年似一杯淡淡的茶,讓你回味;童年又似那晚霞後的餘光,那麼讓 人懷念;又似那彎彎的小路,讓你成長。風兒不可能將這溫馨的回憶給吹掉;雨兒不可能把這一件一件感人的旋律掩沒,只有可愛的陽光將它照射,將它保存……此時,正值鮮花爛漫時節,在日夜喧囂的城市裏,難得有這樣一個寂靜的午後,供我獨處,找出一首不再流行的老歌,屏息聆聽,悠揚的樂曲,滄桑的歌聲,有如兒時家門前那道清澈的溪水,從心田間緩緩流過。

儘管世界很大很大,時光飛逝的很快,在我心靈的一角始終珍藏著童年的腦部發展記憶,童年,可以放心、大膽地享受生活,始終是那麼自由自在,永遠是那樣無所牽 絆!童年,好像窗外盛開的丁香花,雖然顏色不刺眼,但不管距離多遠都可以嗅到它的芳香。童年,在成敗榮辱的人生里程中,永遠是最亮麗的一道風景。有時我總 在幻想,童年會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不會悄然逝去;有時我總在迷茫,要怎樣才能把我的童年珍藏,讓我可以回味。於是,我努力奔跑,希望能夠超越時間,這樣 我就可以悄然的抓住我所失去的童年。但回頭望去,發現我的童年卻已支離破碎。童年,好像一杯淡淡的紅酒,度數不高卻令人陶醉,喜歡那種撲朔迷離的感覺。童 年的苦,童年的樂,童年的腳步。童年,宛如是一場美麗的夢境。似那顆顆漂亮的棉花糖,軟軟的,當你美美的吃掉它時,享受它時,它也在不知不覺中逝去,隨風 飄揚。來與自然,歸與自然,變成了一本珍貴的“剪輯”。那曾經的純真歲月,只能遊走在照片裏,在感傷中去追憶。童年,那段只有歡聲笑語的日子,隱藏著多少 人的夢,然而,我們終究是回不去了。

童年是甜美的,童年是酸酸的,童年是多姿多彩的,童年是值得回憶的,相信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甜蜜、快樂的童年,我也不例外。人之一世,草木一秋,若是如 此,童年就是我們人生的春天,如今,春天已經離我們越來越遙遠,遙遠到我們幾乎快要遺忘,很想伸出手抓住似水流年,可是,握在拳頭裏的卻是無聲的空氣。童 年是人生初始的一段陽光,童年是小巷深處的一首歌謠,童年似暴風雨的彩虹;五顏六色,炫麗無比。曾記童年歲月,盛載著多少憧憬,多少夢幻,對未來的世界有 著無盡的嚮往與期待。那段日子,是那麼無憂無慮!那樣無拘無束!沒有生活的壓力,沒有對未來的操心,沒有為自己該負的責任與義務而煩惱,也沒有為糟糕的環 境而牽掛。

童年,宛如一首清新的歌。用稚嫩的雙手,把日子譜成一串串音符,在指間跳躍。去享受那曾透明、簡單的快樂,那些可以讓心飛、讓夢揚的快樂,那些裹著幸福帶著愛的快樂,即使赤裸著身子,也歡快地跳躍著,不覺得害羞。春天,我放起豔麗的風箏,讓童心在藍天上遨遊;夏天,我躺在田野的草叢裏啃著不知名的野果,讓甘甜的氣息沁人心脾。很想回到童年,做一個好孩子,夕陽陪我走過秋天,大雪覆蓋在我的窗前,我又看到了小草,陪我到有雨飄過的蒼穹。急匆匆的時間老人帶走了它至高的輝煌,滿地的落葉加上空間的襯托其景美不勝收。聽著心動的節律,這樣的感覺很美。這不就是我一直探尋的童年嗎?但一切都會被時間洗刷得一乾二淨,而我的童年也總會失去!

冰心說,童年,是夢中的真,是真中的夢,是回憶時含淚的微笑。 倘若說童年也是一種幸福,我想我們都曾擁有過,畢竟每個人都有過童年。只是我們沒有珍惜當時的幸福,不幸的是現在我回首望去,卻發現我的童年支離破碎。童 年的我是無拘無束的小鳥,秋天,我蕩起輕盈的秋千,讓雲彩喚起我對天空的無限遐想;冬天,我漫步在雪中,踩出了一個個雪花的童話。原來幸福被我遺忘在了以 前,我總以為有的是時間去尋找,不曾知道幸福卻是很吝嗇的,再找也是徒勞。於是我被迫說了一句大家常說的話:“不求天長地久,但求曾經擁有”,只是不知道 自己是否真的這樣大方。拾起一片沉睡已久的落葉,看到它支離破碎的軀體,此時無奈與無助支配著我的大腦。我想童年是一種幸福,回憶童年是一種最幸福的痛 苦。成長是必須的,我只得在成長中慢慢學會為人處世,學會承擔責任。往事如煙而逝,只有在心裏慢慢回憶。不必太留戀,不必太不舍,唯一能做的就是微笑著無 悔地告別青澀,把無憂無慮的歲月深藏心底!記住那些曾經的歡笑,偶爾回味,這就足夠了。

韻動看似風輕雲淡的點點滴滴

做個安靜的女人,守候在熱鬧的邊緣,保持著獨立的品格,淡然坦然,清簡自持;做個細微的女人,不在轟烈中昂首,獨在平淡裏甩頭髮慢行,在細節中看見美好,在柔和裏展示嫵媚;做個優雅的女人,不為過去憂思,不為未來愁眉,不因爭吵自貶,不因美麗自負,心淡如菊,情若剪風。作為女人,心存善美,紅塵有愛,活出自己的精彩。

人生在世,淡然是最美的風景。太過濃烈的感情,恍若煙花一般,綻放過後,那冷了一地的灰,入定塵埃,就連光陰也是涼的。淡然並非淡漠,是面對爭紛坦然一笑的優雅,是面臨困頓安然向前的堅強,是遭遇得失雲水禪心的靜美。安靜亦非寂靜,是行至水窮處坐看雲起的大氣,是水墨青花裏拈花一笑的詩意,是情到深處兩兩相望的懂得。最溫暖的心是:風雨之後依然相信那些美好的存在,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;最好的時光是:人心,淺淡相宜,距離,遠近相安。

其實最好的時光,就是你在我在,愛在情在,溫暖在幸福在,一輩子在一起,不分離;其實最美的文字,就是平淡生活裏筆落間的溫暖、笑談間的風雅,錦字繡句並不一定是花盡心思去堆疊的華麗,哪怕是輕描淡寫的記錄,一勾一勒間亦是一篇賞香港服務式公寓心悅目的斷章。喜歡簡單的心境,溫暖的人,淡淡的文字,來源於生活,卻又高於生活的雅致,當一個人在生活的曆練中,依然坐定雲水,輕擁禪心,善良且美麗,那昇華了的情懷,必定是世間最精緻的生命,幸福感自然提升,因心自在,萬般皆自在。

有時候,一首歌裏就能翻起回憶的書卷,也憂也喜也迷離;有時候,一朵花裏就能昭示生命的氣息,傳遞人間風月的真善與美妙,淡妝濃抹恰相宜;有時候,一片光陰就能折射出本真的自己,享受孤獨,品味寂寞,隨塵埃落定,伴雲水禪心,且風且雨且珍惜。如果可以,許我一段老時光,我在雲水之畔,閑聽嫋嫋清音,靜賞幽幽遠景,繞一指卷氣詩香,淺書如畫的傳奇。寵辱不驚,花開花又落,去留無意,心隨雲卷舒。

在沒人知道自己的付出時,不去表白;在沒人懂自己價值的時候,不能炫耀;在沒人理解自己的志趣時,不要困惑。活著自己的執著,活著自己的單純,活著自己的癡醉,活著自己美麗的夢想。傾聽自己的心跳,感受思想的脈動,回歸真實的自己。這不是祛斑淡泊而是沉靜,沉靜也是一種美麗。把日子過成詩,簡單而精緻。

雲霧籠罩著朱閣繡戶

朱淑真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詞人,這首詞寫一位閨中女子(實際上是作者自己)在明媚的春光中,回首往事而愁緒萬端。

上片“遲遲春日弄輕柔,花徑暗香流”兩句,描繪出一幅風和日麗,花香怡人的春日雙眼皮美景。“遲遲春日”語出《詩經·七月》“春日遲遲”,“遲遲”指日長而暖。“弄輕柔”三字,言和煦的陽光在撫弄著楊柳的柔枝嫩條。秦觀《江城子》詞:“西城楊柳弄春柔。”“弄”字下得很妙,形象生動鮮明。對此良辰美景,主人公信步走在花間小徑上,一股暗香撲鼻而來,令人心醉,春天多麼美好啊!但是好景不長,清明過後,卻遇上陰霾的天氣,猶如給女主人公的內心罩上了一層愁霧,使她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傷心往事。

看來開頭所寫的春光明媚,並不是眼前之景,而是已經逝去的美好婚宴紅酒時光。不然和煦的陽光與雲霧是很難統一在一個畫面上,也很難發生在同一時間內。“雲鎖朱樓”的“鎖”字,是一句之眼,它除了給讀者雲霧壓樓的陰霾感覺以外,還具有鎖在深閨的女子不得自由的象喻性。“鎖”字蘊含豐富,將陰雲四布的天氣、深閨女子的被禁錮和心頭的鬱悶,盡括其中。

下片著重表現的是女主人公的春愁。這種春愁是由黃鶯的啼叫喚起的。大凡心緒不佳的女子,最易聞鳥啼而驚心,故唐詩有“打起黃鶯兒,莫教枝上啼”之句。試想一個愁緒萬端的女子,在百無聊賴之時,只好在午睡中消磨時光,午睡醒來,聽到窗外中學數學鶯聲巧囀。不禁喚起了她的春愁。黃鶯在何處啼叫呢?是在綠楊影裏,還是在海棠亭畔,抑或是在紅杏梢頭呢?自問自答,頗耐人玩味。

這首詞筆觸輕柔細膩,語言婉麗自然。作者用鳥語花香來反襯自己的惆悵,這是以樂景寫哀的手法。作者在寫景上不斷變換畫面,從明媚的春日,到陰霾的天氣;時間上從清明之前,寫到清明之後;有眼前的感受,也有往事的回憶。既有感到的暖意,嗅到馨香,也有聽到的鶯啼,看到的色彩。通過它們表現女主人公細膩的感情波瀾。下片詞的自問自答,更是妙趣橫生。

詞人將靜態的“綠楊影裏,海棠亭畔,紅杏梢頭”,引入黃鶯的巧囀,靜中有動、寂中有聲,化靜態美為動態美,使讀者仿佛聽到鶯啼之聲不斷地從一個地方流播到另一個地方,使鳥啼之聲富於立體感和流動感。這是非常美的意境創造。以聽覺寫鳥聲的流動,使人辨別不出鳥鳴何處,詞人的春愁,也像飛鳴的流鶯,忽兒在東,忽兒在西,說不清準確的位置。這莫可名狀的愁怨,詞人並不說破,留給讀者去想像,去補充。

明確自己繼續前進的方向

知足、知不足、不知足,這是一個人應有的態度,應有的覺悟,應有的境界。

知足、知不足、不知足…知足,就是要知足常樂。我國春秋時期的哲學家、思想家老子曾說:“禍莫大於不知足,咎莫大於欲得,故知足之足,常足矣。”誠然,尖沙咀匯款
當今社會競爭激烈,我們不贊同消極的態度,應鼓勵積極進取參與競爭,因為只有競爭才能推動社會各方面的快速發展。但當競爭者在競爭過程中遇到困難、挫折、失敗而令人煩惱時,千萬不能衝動和失去理智,不能去做那些不明智的蠢事。最好是用知足常樂心態去看待問題,這樣才會使自己失落的心靈找到平衡點,這時知足常樂的心理狀態會説明你儘快調整心情,冷靜地總結失敗的教訓,從而放下包袱,重拾信心,以力再戰。

而知不足,就是要知道自己的不足之處。九龍數學老師也就是說,人貴有自知之明。因為樓外有樓、山外有山、天外有天,任何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。與那些優秀的人相比,自己總會在某些方面有著這樣或那樣的不足。一個人要想繼續進步和發展,就要學會學會知不足,善於知不足,就要有自知之明,就要正確評估自己,就要知道自己的長處與短處。只有真正地瞭解自己,才能發現自身的不足或欠缺,明確自己努力的目標,做到取人之長,補己所短,使自己得以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斷進步,不斷地創造出新成績

不知足是與知足相對而言的,搜索引擎優化服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知足與不知足,兩者往往是相互交織、相互作用、相輔相成的,無論是知足還是不知足,都是一種人生的心態。知足能使人安詳、平靜、達觀、灑脫、超然;不知足能使人渴望、激情、拼搏、奮進、登攀。知足者,貴在知不可行而不行。不知足者,智在知可行而必行。如果知不可行而強行,必無功而返;如果知可行而不行,則會錯失良機。在現實生活中,一個人能夠知足地對待名利,又能不知足地對待事業,知足就會成為不知足的輔助和鋪墊,不知足就成了知足的凝聚,這是人生境界昇華。

知足、知不足、不知足,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很難,需要我們用心去體會,用智慧去把握,用行動去實踐。一個人如果能夠設身處地地做到知足、知不足、不知足,人生則戶更精彩,更美麗,事業則會更順利,更輝煌。

把夢境交給現實去雕琢

72f082025aafa40fa2d4feeda864034f78f019eb

小窗外,暗香浮動,樹影婆娑,每每之時,都會有種莫名情緒繞在心間。綿綿思憶,過往如絲如縷,似夢似幻,似幻似真。

歲月匆忙,輾轉幾回。喧囂裡,一人獨處,也未嘗不是一樁好事,喜歡靜坐或是倚窗,偶爾,泡上一杯清茶,把所有的心煩雜念清淺,念一位故人,將光陰撿拾;寫一方文字,把思念繾綣;捧上一本書,翻閱一段光陰,和著到期日心中之念,輕染了一指心境。

流年深深,歲月淺淺。有多少心緒曾經隱匿在流年的倒影之中,又有多少心念掩埋在時光深處,別人,從未知曉,惟有自己獨自心傷。而今,重掀開,卻又迷離朦朧。

我把人生當作夢境回味,最後成全了自己,也留住了明天。

都說,光陰不改,總道,似水流年。多少夢想成真,褪盡了塵世的過多浮華,只是一轉眼,一回首,卻又成空。

一片花,一方世界,誰又能代表得了真實,我想,只要nu skin 如新是留下的,即便是飄零在我們華年中錯過的落痕,那也是最為唯美的真實。因為,我們都無法知曉,無法左右它的情節和色彩,但它卻可以很輕易地代表我們,甚至是漫漫時光。

相似的只是經歷,不同的卻是人間。

不禁想起了納蘭性德的一首詞,“我是人間惆悵客,知君何事淚縱橫,斷腸聲裡憶平生。”何等悲緬,何等悵惘,也正因為懂得,所以無奈。徒留淚百年,絕唱了千江月。

如此情懷,句句悲傷,如若有人來問我人生的悲喜幾何,那我的答案又將會是什麼呢?

答案終究還是無從而知。是我愚鈍,還是因我nu skin 如新也曾貪戀過繁華過往,而今才會有幾分的淡然心安?畢竟,不管生活的節奏如何,悲悲喜喜又是如何,我們也或多或少的都染上了一些色彩,無意或是刻意。仿佛是烙印在心頭的痕印一般,需要我們用這淺淺一生時光去詮釋,也許,這也算是一種幸福吧!一種看得見的存在,即便它也包含了些許負面和不堪,但是同樣它不也帶給我們一方恬淡,一抹微風,一束暖陽嗎?不論春夏秋冬,時時刻刻都溫暖著我們的心旁。

這一世的繁華纖塵,說長也長,說短也短。轉眼之間便是一生。于深深年華,飄落了無數次回眸的深情,散落些許本真純美的文字,清風煮雨的日子,品味其中,那些深深淺淺的,或許已經漸行漸遠漸無窮。

一些期許,也就真的在古老的渡口停歇,止而不前;那過去的舊時光,在歲月的車攆下,慢慢磨成片片碎影,時模糊,時清晰,褶褶皺皺,重影在心隅一角;一念花開,一念花零,一個轉身便是天涯;於是,也漸漸明白,也許相逢是在雨季,才打濕了年華的路,迷失了諾言,彼此荒蕪在某個渡口,變成了陌路。

風雨流年記心頭

爽爽的風,掠淨漫天的浮雲。琅琅雁歌,空曠了高遠的天空,萬里澄澈,好個透明清涼的世界!

落葉開始飄蕩,扔下了張張信箋,飽滿與成熟的預言。陽光變得更加耀眼,為大地,空間,平鋪麗色與精彩。

秋水,蕩起笑紋,設局似的,故意讓多情者望眼欲穿。一切變得明朗起來,綠波盈盈,閃耀著碎金似的,靈動的光點。

綠色的調子,似乎比前些日子略顯輕淺,或許是為了彌補色彩的缺陷,果實都趕集似的爭相露臉——

蘋果大的若小燈籠,密集的葉子,再也藏它不住,枝幹低垂,正演奏著你擠我碰的和旋。

清晨,帶露的瑪瑙似的葡萄,串串低垂,欣然地張開了晶瑩的眉眼。

石榴笑的更加燦爛,紅寶石般的美齒,特別動人心弦!

蓮蓬扣在水面,撒下了粒粒蓮子,啟動了明年花事的盛典。

菊,也變的更加優雅,滿頭美少婦的金髮,淡定而從容,暗自偷笑著世人的迷戀。

用心去吮吸著秋的爽,撫摸著高遠的天,該生髮出怎樣的感慨?再過些時日,紅葉將會把這個季節盡染,萬山紅遍!

一場秋雨一分寒,一簾秋風一層衫;一輪秋月一壺酒,一抹秋陽一指山。問君曾有幾個秋?

一種地理類的旅行

你喜歡旅遊麼?如果只允許選擇一種地理類的景點,你最喜歡去哪兒?

草原?生機勃勃,它起伏成一種姿勢,嫩綠的表情,細膩的香港自由行=肌膚,試著想想讓自由融入血液滲透到你軀體並每一個細胞!壓抑虛空的都市里這博大寬闊一望無垠的地理你是否心生嚮往?

沙漠?遙望天際,依然一片金黃。它的寂靜,死氣充斥,腳下是無盡的嚴酷再看一眼,沒有風,沒有聲息,疲倦似乎就要吞沒了你的生命,然而追求綠洲的衝動,又會給你的雙眼帶來更大的體力,犀利逼人!看到了麼,在這片地理的深處,理想在發芽!這是拼搏精神的至高境界!這兒擁有著別樣的美麗!

森林?最好是更古老點的森林!在這裡,清晨的網絡聲譽管理陽光透過厚厚的樹葉,很愜意,靜謐!然而,所有的樹木都如枯髏一般,太陽的普照,月光的撫慰,遍地長壽,可是它屬於暗的天堂,生氣並不旺盛!因為這是音樂的發源地,你知道為什麼麼?

湖泊?那是一塊無瑕的翡翠,因為大地之所以能夠鶯飛草長正是拜他所賜!天下無雙是詩人對它的讚美,無上榮光的稱謂!

沙灘?柔軟是沙灘的乳名,它是個被大自然寵壞了的小孩!大自然把最宜人的氣候、最清新的空氣、最和煦的陽光、最湛藍的海水、還有最美味的海鮮都賜予了這個地理!不過它有一個聲名狼藉的鄰居,有人說它是個人跡罕至的蠻荒之地,這個傢伙被叫天涯海角!古代“逆臣”多被帝王流放到這兒來度假!

天下很大,你可以試著閉上雙眼想想,現在你正在盡情雪纖瘦舒展身心,探索海底世界;或是正在腳踩滑板,你在北極冰原滑翔,讓陽光親吻肌膚;不錯,此時此刻你正置身于一片長滿薰衣草的農田裡,漫步。

你喜歡旅遊麼?如果只允許選擇一種地理類的景點,你最喜歡去哪兒?

有話說“青山行不盡綠水流更長”,有的朋友天性喜歡異想天開,妄想行遍天下!這聽起來有點兒瘋狂,但是這對年少輕狂的我們來說卻是一股動力的源頭,反而給人以莫大力量。對此我不表示反對。

人生有很多挑戰,當面臨選擇時,站在十字路口的你會如何選擇呢?你會在第一時間裡臨危而不亂的,走向潛意識裡的方向麼?還是躊躇不決,拿不出主意,腦袋短路?

記住,天下雖然行不盡,但是一心一意去走你自己的一條路!

前方大路必定一片光明,對了,它只屬於你!

去吧!腳步,開始於此!

總是把我的記憶擎起

你的名字,象愛刻在心底,象畫,描在玻璃屋心中。你總是在我的愛裡演示著你的美麗,就象序幕的拉開,謝幕後的思念,總是縈繞滿懷。永恆的等待,總是有一種感覺,在虛擬的世界裡徘徊、遊蕩。你的美是一種暖,你的愛是一種關懷。

你的微笑,定格在我的腦海裡。就象一幅永難抹掉的小三數學補習畫面,那樣的放不下。想著,那美麗的渡口,愛著,那美麗的小舟。與你牽手相約,那愛是近是遠?唯有我自己明白。愛了就不要後悔,要麼就別再去愛。即使選擇了對方,就要風雨前程,不要後退。

在寧靜中聞到花的香,在夜裡想著玫瑰花的模樣。湖水裡的蕩漾,荷花池裡的夢想。搖曳成了點滴夢的幽香愛成了一種相思的捆綁。那心靈裡不朽的詩篇,在淚與笑中兌接。愛在不斷的昇華,相思在不斷的加冕,美麗在沉浸中徘徊,激蕩。

你是我的水中花,愛的漣漪。那輕輕的鑽石能量水蕩漾,曼妙的舞姿,窈窕突兀夢的想,在一款一蕩。想起你的倩影,如雨霧中的蓮子,花開,靜美,美妙。象手指在輕輕的觸摸,還象在風中輕輕的搖曳,似你漂拂的秀髮在與風中的長裙塑出曼妙的曲線和美麗的舞姿。真的好美,好動人,如你就在我瞳孔的美麗畫中,是那麼的抹不去。

唯美,飄逸是我對你美好的贊益。愛的蠱,癡的惑,總是環繞在我的心中。成為我的心絞痛,時不時在撕扯著我。纏綿的藤,扯不斷的脈,不離不棄,美麗的回味,似中了梅花毒。我是你的愛,一生一世也不能分開。